[2016年SIHH日内瓦国际钟表展]罗伯特·费里欧艺术品系列 Robert Filliou Art Piece

发表时间:2016-01-21 17:41:57 | 来源:爱表族

“罗伯特•高珀和斯蒂芬•富斯是时间的构建者、 时光舞曲的编舞师和钟表机械的建筑师。” 罗伯特•费里欧于1987年辞世,然而他的思想理念却与世长存。藉《Chapeaux!》展览举行之际,这位激浪派(Fluxus) 艺术家的作品《la Galerie legitime》重焕生机,我们更创制 出一号艺术品腕表向这位卓尔不凡的创作大师致敬。其表盘 印刻费里欧所崇尚的同等原则—“ well made, badly made, not made”(做得好,做得差,没有做),我们刻意凸显“做得 差”,因其与我们对精工细制的追求相悖,制造出戏谑效果。表 売的侧缘配备放大镜机制,可藉此凝神欣赏威拉德•维冈 (Willard Wigan,获颁MBE大英帝国勋章)的微雕新作。此雕塑 借鉴费里欧的一件名为《Couv「e-Chef(s)-Dkuv「e(s>》的作 品,采用圆顶硬礼帽造型,而《Chapeaux!》展览的参展艺术 家们创意勃发的作品便从中喷薄而出。表背手工镌刻浅浮雕 文,介绍此次艺术探险活动的所有参与者。  
[2016年SIHH日内瓦国际钟表展]罗伯特·费里欧艺术品系列 Robert Filliou Art Piece
数个世纪以来,我们制作腕表、教堂挂钟和时计,不断提升 精准度和可靠性。这些制表艺术的典范不仅写就制表技术的 历史,其影响力远不止于测量时间的仪器。
 
它们亦反映出文化变迁、美学趋势和时尚潮流。如果我们仔 细倾听,凝神观察,这些不可思议的物件诉说着它们最初的 制作者,以及现在令它们更臻完善的能工巧匠的故事。它们反映了后者的生活方式和态度,可以世代承传,既承载 着个人的历史故事,也象征着共同的历史进程。
 
制表艺术是高珀富斯的出发点,辅之以大胆前卫的创意,同时遵循两大原则:永不满足于现状;创新不綴,锐意革新制表艺术。 
 
为更好地理解高珀富斯的项目,大家不妨追想那些通过结合艺术和手工制作工艺,突破各自领域樊篱的设计者:包豪斯 学派、瓦西里椅(Wassily Chair)、马尔科姆•塞耶 (Malcolm Sayer)和威廉•莱昂(William Lyons)的捷豹 E-Type跑车(1961年),甚至伊夫•圣罗兰(Yves Saint Laurent)设计的蒙德里安裙(homage to Mondrian),只是当中数例而已。
 
一枚时计总是艺术与科学之间全新交融的成果。基于设计草 图,如同一件建筑作品一样建构组合而成。它调和着时间与 空间,颠覆动作与光学的定律,遵循传统制表艺术的美学理 念。高珀富斯的作品弥足珍贵、精巧奇绝、令人一眼即可辨 识,是其设计者创新视野和美学理念的精工写照。作品主题 彰显无遗:让技术和艺术的奇思臆想具化成型。

更多信息请访问:2016年SIHH日内瓦国际钟表展专题 
品牌上一篇新闻:[2016年SIHH日内瓦国际钟表展]高珀富斯推出发明成就系列



相关链接